相关文章

智能汽车时代,宁波如何应对?

  回顾整个2017年,宁波地区共新增上市公司18家,其中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占据4席,宁波一跃成为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最聚集的地区。其余4个地区分别为上海市、杭州市、常州市和无锡市。

  小到头枕、雨刮器、后视镜,大到变速箱、轮毂、轴承,几乎你所能想到的汽车零部件,在宁波都能找到生产厂家。汽车整配产业已成为宁波目前根基最扎实、发展最迅猛、贡献值最大的支柱性产业之一。

  那么,宁波汽车产业在国内处于什么水平?在产业升级的浪潮中,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这些从上市公司的分析中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

  宁波汽配企业到底在生产什么?

  想象自己坐进心爱的“坐骑”,习惯性的调整下座椅,靠着舒服的头枕,把水杯放在扶手的卡槽里,完成了第一套动作,头枕、头枕支架以及扶手便是由继峰股份为你的车辆量身定做;踩一脚油门,挂个档,加个速开启了上班之路,动作所需的电磁风扇离合器、电子油门踏板、变速操纵系统及其轴承、手柄及其防尘罩则是由宁波高发生产提供。其余目能所及的比如门板饰柱、胡桃木、后视镜、中央通道、挡风玻璃都属于宁波华翔的热销产品范围。

  为了保证汽车正常、安全地行驶,均胜电子则在方向盘操控、安全功能(如安全气囊、保险带、碰撞传感器)、清洁功能上发挥主要作用。除此之外,均胜电子还涉足新能源动力(如新能源电池)和智能驾驶(控制、车联、传感器)领域。

  进入到汽车内部装置空间,如果是吉利博越、博瑞的车主,则有机会体验到由双林股份生产的、少有的国产自动变速箱。此项产品正处于重点开拓领域,目前双林还是以t要产品;而圣龙股份生产的变速箱油泵、发动机油泵及其配套凸轮轴保证了发动机的正常运行;车辆行驶过程中,为了让乘客舒适,宁波拓普生产的减震器零部件发挥着稳定性作用,其生产的t给汽车内部空间营造安静、舒适的环境;爱柯迪的产品则主要应用于汽车所需的雨刮系统、燃油滤清系统、空调系统、发动机托架、转向系统、后视系统及制动系统中。

  用更加微观的视角去看汽车零部件,零部件按其材质分类,可分为金属零部件和非金属零部件。目前,金属零部件所占比重约60%~70%,非金属零部件约占30%~40%,其中塑料零部件占到5%~10%。从发展趋势来看,金属零部件比重逐渐下降,塑料零部件逐渐增加。旭升股份是国内较早开发t的企业之一,占据了先发优势;东睦股份生产的粉末冶金零件不断向高端市场演进。据统计,粉末冶金汽车零件在中国粉末冶金行业市场的占比已超过55%;宁波天龙则在汽车所需的塑料制品供应中,逐步扩大产能。

  是否优势产业 要以数据论英雄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宁波地区有4000余家专业汽车零部件生厂商,规模以上企业约600家,其中上市公司11家。2014年~2017年,宁波汽车零部件行业工业总产值年增长率连续三年维持在30%左右,2016年规模以上企业总产值高达1532亿元。

  把宁波和上海、杭州、常州、无锡43家生产汽车零部件的上市公司进行归集比较,来看看宁波的汽配产业到底分量几何。

  根据据2016年上市公司年报,宁波汽车零部件行业中生产规模超百亿的已有2家,其中均胜电子为185亿元,宁波华翔为125亿元;另有6家规模突破10亿元。宁波千亿级工业龙头企业培育名单中,均胜电子赫然在列。

  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11家上市公司共累计创造净利润约40.94亿元,占宁波所有上市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的16.33%,净利润的创造能力仅次于上海之后。其中均胜电子主营收入达到为194亿元,已超2016年全年销售量,三季度净利润位于43家企业中的第四位,是宁波地区唯一超过10亿元的企业。净利润排名前10的上市公司中,宁波共有4家上榜。

  从营收增长率来看,宁波11家上市公司2014年~2016年平均营业总收入复合增长率为25.73%,位列榜首。其中旭升股份领跑11家上市公司,复合增长率高达54.38%,均胜电子以44.86%的增速位列第二。三年复合净利润增长率方面,宁波也以平均31.47%的成绩遥遥领先,且是唯一没有出现负增长企业的城市。旭升股份更是以106.82%的复合增速,成为43个上市公司中利润增长最快的企业。均胜则因为收并购引起的营业成本的快速增长,使得净利润增速大幅下降。

  不论从增速还是提质方面,宁波的汽配上市公司都在各自的领域占据不可替代的位置。提取43家企业核心题材关键词,涉及“领先”“基地”等关键词的企业及产品包括华域的车灯、威孚高科燃油喷射系统、万向钱潮的独立汽车系统零部件专业生产基地、北特科技的转向、减震系统等。宁波企业中,均胜电子的智能控制系统、拓普集团的全球系统同步研发能力、继峰股份的乘用车座椅头枕、旭升股份精密铝制工艺也被提及。另外特别指出双林股份拥有40余项国家专利、参与起草轴承国家标准4项,参与修订轴承国家标准2项。

  产业升级,汽车零部件企业路在何方

  2018年1月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研究起草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下称《战略》),正式面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

  《战略》中提出智能汽车“三步走”计划,预计2020年智能汽车新车占比达到50%;到2035年,率先建成智能汽车强国。结合去年4月工信部、发改委和科技部联手发布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智能汽车作为未来汽车的战略发展方向已经毋庸置疑。

  放眼当下,汽车生产巨头们正在抢夺这50%的新车市场大蛋糕,需要勇于变革和创新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为其源源不断地提供新鲜的产品、新鲜的技术,过往低端、低附加值的产品供应商将逐步出局,单车配套零部件及其价值量也将发生很大改变。

  林毅夫在2017年宁波发展论坛上提到汽车零部件产业在发达国家具有较高的劳动生产率与利润,宁波也有,但技术含量低,盈利能力弱。当然也不乏已经借力使力逐步实现生产升级的企业,比如均胜电子和宁波华翔。

  纵观5个地区所有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华域汽车、亚太股份、均胜电子、宁波华翔、及旭升股份都是布局智能汽车和智能驾驶领域先行者之一。华翔参股AESC(中国)动力电池项目,借力尼桑电池技术布局新能源。均胜电子通过并购重组布局进军主动安全(无人驾驶)、汽车信息系统和新型HMI领域。旭升股份致力于精密铝制汽车零部件,于2013年开始与特斯拉合作,特斯拉所生产的Tesla Model S、Tesla Model X是电动汽车的高端产品,具有行业标杆地位。

  “一点”思考

  产业升级的引领力量通过产业链不断延伸,对标业内领军,宁波汽配企业仍将路漫漫其修远兮。企业可以从下游汽车智能和新能源领域需求变革入手,降低低附加值产品依存度,将目光放在未来能提升新车价值量的领域,比如主动安全、人机交云、热管理、轻量化等,将自身的产品打磨成“行业标准”,将企业自身塑造成领域内生产基地。谁能在智能汽车这个充满无限想象力的领域里率先拔得头筹,且看未来五年风云变幻。